Deconstruct

过度的、纯粹的解构会脱离人的本能理解,以至于解构本身需要与一个解释捆绑在一起才能具有意义,于是,解构反而成为了一个新的构筑。

现代艺术从经验主义和形式主义的束缚(比如:你必须画得像,做得真),转向了一种新的束缚:符号是摆脱了细节的抽象,但他必须由环境,语言,历史,社会赋予意义。